您现在正在浏览: 首页>西藏旅游>旅游线路

天路万里行—班公错的黄昏

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

2016-08-26

来源:

  从狮泉河沿新藏线往北,关卡重重,费了大周折办下来的边境证被查了又查,而老纳凭一本护照畅通无阻,真气煞我也!在其中一个检查站,遇到一对骑自行车的“强驴”,刚刚翻过5300米的喀喇昆仑山脉,正朝成都奔去。他俩无畏潇洒的表情,让坐车旅行,还自以为冒险的我汗颜不已。三个多小时后抵达湖边唯一的旅馆——“班公错度假村”,一栋白色双层楼房。

  

 

  一路走来,湖泊不少,有名的无名的,每一个都那么独特。同样的碧蓝,同样的辽阔,却散发着截然不同的气息。如果说羊卓雍错蓝的纯粹使人宁静,玛旁雍错蓝的神圣使人崇拜,拉昂错蓝的诡异使人害怕,那么,班公错就是蓝的明媚让人快乐。下午的阳光温暖如春,湖面的水鸟舒展着翅膀。踏着细碎的白沙,沿着湖边朝班公错的石碑走去。时间的脚步似乎放慢,这个午后变得天长地久。边走边聊边拍照,Sky问我有烦恼吗, 我不假思索的回答:没有。那一刻,一切的烦恼都不成为烦恼,班公错有让你快乐的魔力。

  

 

  在一大丛雪白的蒲公英前,坐了下来,拣起卵石打水漂。一块块小小的石片越过幽蓝的水波滑向远方,继而缓缓的沉入清澈的水底,水浪一层一层的涌上来,又退回去。我尝了尝湖水,有着莫名的甘甜。我们极尽远眺,却望不见湖的尽头。风送来蒲公英的花絮,它们洁白的身姿缓缓飘向远方。一路说过什么早已忘记,只是Sky忽然问我有没有过万念俱灰的时刻,仔细想想后摇头。多少的绝望才会升级到万念俱灰?我只敢说自己也曾心灰意冷。但明白,这样问的人一定有过极其伤痛的时刻。我不想追问别人的经历,一个人对另一人袒露伤痕是需要勇气的。

  

 

  脚下的水浪轻轻拍打着鞋底,天色渐晚,水鸟们开始归巢,它们的家就在对面的岛上。广阔的水域逐渐平静,点点碎金在闪烁。我们开始沿湖返回。“知道我为什么要求全程禁烟吗?”Sky的声音很安静,我笑着反问:“不是因为讨厌烟草的气味?”他望着前方,那里是连绵无尽的昆仑山脉,缓缓道出少年时期一段尘封久远的往事,那是一段刻骨铭心的悲恸经历。

  一直以为,那张发布在网上的 “全程禁止吸烟”的召集帖仅仅是为健康考虑。没想到,这背后的沉重。徐徐的晚风吹过,吹乱了头发,也吹乱了思绪。我想象不了生离死别的滋味,迟钝的大脑仅能想象,那时港岛的天是灰色的,风雨如晦的;仅能想象,身患绝症的慈父,持枪站岗的悲壮;只能想象,一个提着饭盒的12岁少年奔走在去往医院的渡船码头时脸上的焦灼,心底的泪水.......我问还能忆起父亲的样子吗?对方肯定的点点头。午夜梦回时,慈父的笑脸依然会清晰的出现。

  

 

  也许,终其一生,也不会忘怀,那是刻入骨髓的印迹。人们常说:只有失去后,才懂得珍惜。但那些不能失去的都失去了,又如何去珍惜,去追寻呢?

  事隔多年,我知道无需做任何安慰,或者说,任何安慰都是苍白无力的。那段岁月已沉积在心的湖床上,不管曾经有过怎样的惊涛骇浪,此时都波澜不惊了。夕阳的余晖拉长了彼此的身影,也拉近了彼此的距离。我捡起一块大大的石头扔进湖里,在水花四溅中,石头沉入了水底,上面没有镌刻六字真言,但我希望它能象玛尼石般代我长驻此湖,为未说出口的心愿祈祷,为这个难忘的黄昏作证。

回到首页

国务院客户端

政务APP

政务微博

政务微信

返回顶部